山西新绛县:六旬村民十年维权无果 政府部门相互“踢皮球

2500亩林地被强行霸占

 1984年春,新绛县人民政府响应当时国家植树造林号召,对不适合耕种的土地,用于大面积植树造林,起到防止沙化,保护耕地,美化生态环境的作用.

 造林时间为五年,经过政府验收合格后,按照谁造林谁拥有使用权的原则,发放宜林地使用证。

新绛县北张镇北张村村民权冬生同3位村民一起承包了2500亩山地植树造林,并取得了由新绛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宜林地自留山使用证》。

 自1984年-2009年间,四位村民每年都要上去多次维护树木,2009年4位村民同村委会签订了2500亩山林地承包合同,承包期限为50年。

 2009年北张村村民再去山里维护树木时,发现自己的山地里被邻村西行庄村村民光永平挡住了一条围栏,阻挡了进山的道路,称该林地属于西行庄村所拥有,声称自己同北张镇政府和西行庄村委会已经签订了承包合同,由此开始牵起了一条村民十年维权路。。。。。

村民十年维权 得不到政府处理结果

 村民描述:“自2009年开始,我们就多次找到新绛县人民政府,北张镇人民政府、林业局、国土局、信访局、均没有得到任何有效处理。十年间,政府各部门之间相互推诿,谁也不说解决,也不说不解决,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耗费了我们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我们真是欲哭无泪。”

 2019年6月,四位村民在万般无奈之下,拿起了法律的武器,在新绛县法院起诉了西行庄村村民光永平,法院一审、二审结束,法院出的判决书显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林地争议权在未经当地县级或者乡级人民政府依法处理之前,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受理。驳回原告的一切法律请求,并退还所有诉讼费用。

 法律不在受理范围,政府又出具不了决定性文件,不知道四位村民的维权路还要走多久?

 更让村民气愤的是,在法院判决期间,4位村民所承包的2500亩宜林地内,树龄超30年核桃树被人恶意砍伐盗伐203株。村民随后向运城市森林公安警察支队报警。

记者实地采访未果

 2020年4月2日,综合上述,记者采访了新绛县国土局,国土局告诉记者:“这块土地目前的的坐落位置和卫星图显示确实坐标在西行庄村,这并不代表这块土地就是西行庄村的,村镇的权属问题和界限应有民政局负责,建议记者去民政局了解。”

 2020年4月3日,记者采访了新绛县民政局,民政局给记者的回复是:这分明是国土局的事情,这是土地确权问题,应该找国土局了解,界限问题不能决定土地的使用权。记者:能否查阅下档案资料,看看两寸之间的界限问题?新绛县民政局:领导都在开会,建议记者改天再来。

 2020年4月3日,4日记者两次来到新绛县北张镇政府,党政办告诉记者,领导均在开会,对于记者反映问题会及时向领导汇报。

 2020年4月6日,记者返程途中,北张镇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打来电话表示,这些遗留问题年代久远,问题比较复杂,且当时多数领导干部及经办人现已经退休,很多证据无从查起。

 记者:既然无从查起,那么北张镇经济管理中心,为何会在西行庄村民光永平所谓的的承包合同上盖章?北张镇政府此举是在激化群众矛盾还是解决问题?

 北张镇政府:这些遗留问题较复杂。

 一座宜林山,十年维权路,村民问题为何一再得不到政府的极力解决,当地政府是否应三思?是找不到问题的根源还是不想解决?有待考量!!!

 当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得不到有效解决,不但破坏了政府形象,更是降低了百姓对政府的信赖和支持程度,更是破坏了政府的公信力。我们常说:“群众利益无小事”,只有一切立足本职岗位,尽职尽责,从群众利益出发,高效能地为群众解决现实问题,才是执政之根,执政之本。

 本报将持续跟踪报道。